为什么说奕劻等成立的立宪内阁成为了“迟到”而传为笑柄的政策?

2018-11-27 08:25
埋藏炸药的导火线被发现得越来越多,政府的恐慌也越来越明显。1911年5月8日,清朝政府颁布法令废除由5名军机大臣组成的军机处,成立由庆亲王奕劻和10个行政部门首脑组成的立宪内阁。奕劻在这个夏天颁发了一项因“迟到”而传为笑柄的政策,这份著名的政策文件包括如下内容:

奕劻

官方体制正在进行改革,组织内阁的目的是建立负责任的政府以及指导宪政的准备过程——皇太后和皇上很清楚现在国家正处于关键时刻,因此命令引进宪政,将实施宪政作为让国家强大的唯一方法。皇帝陛下对此极为关注。他很留意人们的呼声,因此缩短了建立立宪政府的时间。这一改变需要政府做出极大努力。

立宪内阁

孤立于世终将被全面交往所取代,我们的保守政策也应由进步政策所替代。我国的财政、内政、教育、工业、交通、司法、国防、从属国事务、国际事务和其他事务都须改革,所有领域都不应落下。

这项政策的确“来得太迟”,因为腐朽的满族勋贵小圈子所实施的政策已没有人再相信。腐败、反动和低效的统治阶层已不能满足中国新精神的需要。这个集团除了个别人以外,已经承认了任何事情都是被迫行之,要不是出于恐惧,他们一步都不想动。

革命时机已然成熟,一系列的起义事件让革命的到来不可避免。可怕的征兆接踵而至,惶惶不安的摄政王发布公告,可怜兮兮地承诺他将答应实施所有能平息民愤的措施。

载沣

然而辛亥革命最终在10月10日爆发。1911年10月下旬,惶恐不安的载沣以宣统皇帝的名义发布罪己诏,承认用人不当,治理无术,表示帝国目前面临的困境都是皇帝的错。

中国人的面子情结实在太可笑,载沣的罪己诏让痛苦和滑稽在其中混为一体。

《中国革命1911:一位传教士眼中的辛亥镜像》,阿瑟·贾德森·布朗著,季我努译,重庆出版社,2018年10月版。

作者 阿瑟·贾德森·布朗 著名传教士、美国远东问题专家。他曾游历多国,并与多国皇室政要有密切往来。布朗曾分别于1901—1902年和1909年到访中国,并对中国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社会调查,先后写下了17本调查日记。在华期间,布朗利用传教士的身份往来于官方和民间,并与袁世凯有过亲密接触。不同于西方傲慢的学者,布朗对中国乃至远东地区有独到而清醒的认识,著有《中国革命1911:一位传教士眼中的辛亥镜像》《近东与远东》《远东的主人》等多部作品。

译者 季我努 国内著名民间学术团体,以整理出版中国近现代史料为职志,代表性作品有《日本远东战争罪行丛书》《美国国家档案馆馆藏中国抗战历史影像全集》等。

编辑:浙江大学中国近现代史所研究生 萧宸轩

季我努学社青年会会员